陆遥

【黄喻】不系(11)

青棠欢:

  本文开篇:(1)


  上一章:(10)


  


  是不是矫情?


  喻文州其实自问了很多遍。被顾念之问起,一时间那个答案真的想直白出口。


  是。


  喻文州确实觉得自己很矫情,相当矫情。


  喜欢黄少天吗?喜欢。


  想和他在一起吗?想。


  那为什么还要这样这样折腾?


  黄少天回心转意了,黄少天主动来求复合了,喻文州你在发呆做梦时所奢望的一切都成真了,你到底踏马矫情什么?


  这个答案喻文州心知肚明。


  他怕了。


  他怕黄少天依然不是个归人而是过客。


  多么可怕。


  三年间,喻文州如同在漫长的寒夜里僵卧,四肢百骸似都趋于腐朽。悲兮惨兮,却也在这样的坍塌中慢慢习惯,慢慢重建。


  但倘若,倘若,只要这无边的失望中,照进一丝丝希望的光,对喻文州而言,就足够唤醒他心头那三年未熄的一捧火。


  再然后呢?


  再然后黄少天会离去,喻文州玩一场华丽的自焚,心头那点情绪炸开,噼里啪啦像是烟火。又燃又美是不是?


  是。所以先哲教育我们,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喻文州想事情向来易想多。所以如今,他怎么也迈不出那一步。


  就这样,消极不动的自救。


  可黄少天不是。


  喻文州毕竟太过明白。


  黄少天离开又回来,在喻文州这里总是静默着。可他一回来,所有能被他调动的资源,通通活泛了起来,在喻文州身侧心间沸腾。


  于是,喻文州粉饰了三年的太平,功亏一篑。


  他承认自己无论如何理智如何自我约束,还是对黄少天的归来无比期待。


  于是,喻文州矫情了。他无论如何也克制不了自己想要试探黄少天的那份心。


  但是,试探无用。喻文州却也深深知道。


  他就是这样,一边期待有光破开寒夜的迷障,一边又认同自己必将这样困于现状。


  他这样的心思,周围不少朋友都是懂的,却不置一词。人艰不拆嘛!


  但是这个顾念之啊,好像根本不懂得给人留余地。她就是这么直白地戳破喻文州那点小心思,还顺手鞭挞鄙视。


  而喻文州在她面前却也奇异地放松。被这样戳心地说,喻文州也不觉得如何。只是不至于自折面子的承认罢了。但默不作声地态度,倒也十分鲜明了。


  于是顾念之也没来要他说个答案,抓着他肩膀推着他往前走。这会儿脚又不疼了,女人真奇怪。喻文州还有心思瞎想。


  走到停车场,喻文州想自己这任务算是了结了吧,看着顾念之从后备箱扒出平底鞋一脚蹬上,正准备开口告辞呢,穿平底鞋的女王大人长出了一口气,拍了拍他脸,说:“上车吧!”


  喻文州忍不住一寒,身形抖了一抖。


  顾念之这边却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车子了,忙活完一回头,看喻文州还僵在车外,按下车窗冲他嚷嚷:“快点呐,你不至于让我亲自给你开车门吧?”


  喻文州开口:“不用了……我还是……坐地铁……”声音里都是尴尬。


  这话一说完,喻文州在心底本能地喊了声“糟糕!”


  果然就看见顾念之那估计得用半管tf才能炼就的烈焰红唇一勾,对着喻文州一挑下巴,倚着车窗撑着头,调笑道:“喻文州,你这扭扭捏捏的小模样,好像我要潜规则你似的。”


  喻文州头皮发麻。想他也是纵横荣耀圈十好几年的大神,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没有见识过,什么样的大场面镇不住?但就是在顾念之面前翻船了。翻的还特别彻底,都露鱼肚白了。


  更尴尬的是,他这翻船特别自然,由情而生,因理而盛,好像在顾念之面前这副作态特别理所应当似的。


  喻文州感慨,自己老了老了反而退化了,跟没经过世面的小毛孩似的。晚节不保啊!


  再然后,他听见顾念之又嘟囔了一句:“真有点好奇你前男友是什么样的,跟我口味竟然有点像……”


  喻文州两眼一黑。少女啊你这意思你还真看上我了???


  然而尴尬归尴尬,喻文州还真没到躺平任调戏的地步。他心头弹幕如疾风骤雨,面上仍是风和日丽的,依旧把自己的推辞进行到底:“有机会见面的,今天先回去吧,我再走晚了就赶不上地铁了。”


  顾念之果然没再戏弄他,随意招了招手,道了句“走了”,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喻文州吃了一鼻子尾气,站在那发了三秒钟呆,自嘲地摇头笑了笑。


  喻文州当然不是对顾念之真就束手无策了,只是他这个年龄这个经历,很是懂得了些生活的哲理,看人看事都有些通透了的。顾念之这个人,张扬明艳却又简单直白,和她相处一点也不累,更不用去想些场面上的事。自然的,喻文州也不用发动自己的场面功夫去与她过招。


  于是,想什么说什么表现什么,都那么自然而然。


  喻文州边走边想着这些,忽然又想起来顾念之最后的那句话。


  和她口味有点像?


  从喻文州的角度想,他在黄少天面前,却也如在顾念之面前一样,随性自然。


  但却又不一样。


  待顾念之坦然,是因为彼此懂得。


  对黄少天坦然,却只是单纯的想把最真实的自己给他而已。


  喻文州的脚步因为这个简单的念头顿住了。


  他站在夜色深沉的街头,听见夜风在熙攘的人潮里穿梭游走,那么自由无拘。


  而这风抚过他的发梢鬓角,有些温柔缱绻,他就会错了意,误以为这风会为自己而停。


  但是啊,他伸出手握住的,只有空气。


  风本来就是空气,只属于空气自己。


  而他对风坦荡荡,会换来什么呢?


  有温柔的夜风,就会有寒冷的北风。


  喻文州果然在寒夜风中冻得打颤。他想自己还是适合抱着暖气过日子的。


  他摇了摇头,笑了笑,坚定地走了下去。


  而在更远的地方,北风吹来的地方,黄少天正揉着自己那把老腰,那一脸不可描述实在太精彩,有些想让人通通截下来做个表情包。


  他一拐一瘸踩着鸭子步,小心翼翼避免大跨步,不然真容易……蛋疼。


  黄少天在外浪了三年,自以为早从荣耀宅男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了,不说成为野外生存达人,至少身手够得上矫健,体魄够得上健硕吧?结果这练了一下午骑马,摔得鼻青脸肿。好不容易卯着劲总算能安顿在马背上了,一不小心马脱缰了,红尘狂奔潇潇洒洒,把黄少天颠得快散架。


  终于这入了夜才从马上解脱下来,黄少天长叹了一口气。明天打死也不出蒙古包了!!!!他要抱着手机打一天手游!!!于是黄少天终于悟了,甭管浪多久,“宅心仍厚”啊!


  他终于挨到自己暂住的蒙古包,帐篷里一起来的同事正抱着手机跟女朋友粘粘糊糊的。黄少天看着真眼红。这货五大三粗的,黄少天以为这杠杠一“套马的汉子”,哪想到人家比一起来的摄影小姑娘还娇羞,掐着个嗓子惊叫:“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黄少天当时快吐了,忍不住背过身比了个中指。


  而现在,他当着这货的面,比了俩中指。


  可人家才不搭理他呢!人家正堕落在恋爱的腐朽里呢!


  黄少天挺尸在自己床上,盯着帐篷顶发着呆。


  浑身上下的僵硬肿痛感相当迟钝,所以排山倒海席卷而来的,不是疼不是累,而是苦。


  思念喻文州的苦。


  黄少天难得成为耳边塞满别人话语的人,这当然不能忍。于是他也捞过手机准备找个人扯闲天。


  一开屏幕,跳出来的是99+的微信消息提醒。


  饶是黄少天这种前职业选手,手都不稳了,颤抖了。


  妈呀这得是多大赌注,叶修跟王杰希才能扯出来99+的皮啊!


  点未读消息,瞬间一串表情先刷了屏。黄少天这可有些愣了,怎么着这俩闲的多蛋疼啊在群里斗图?


  再然后,屏幕停在最开始的几句话上。黄少天扫了两眼,“啪”一声,手机砸脸上了。


  然而他也顾不得揉鼻子抹眼泪的,只一气跳起来。腿还因为酸胀而抽搐着,可这也没阻拦黄少天向外奔跑的脚步。


  同帐篷的大汉都被他这壮举从恋爱里拔了出来,盯着黄少天绝尘而去的方向合不拢嘴。


  然后他又看见黄少天奔回来,一脸不知所措的专注,眼里完全没他这个人,只是匆忙捞起他那个大背包风一般又卷走了。


  大汉捧着手机,小心翼翼问那边:“亲爱的,快告诉我是在做梦吗?”


  要是问黄少天,黄少天一定会斩钉截铁地说:“是!”


  这是一场噩梦,“垂死梦中惊坐起”里的“梦”。


  寒夜渐深,草原上本就温差大,夜里更是呵气成冰的节奏。黄少天慌张离去,根本也没有穿上可以御寒的衣物。他的感官依然是有些迟钝,但跋涉在这样的寒冷里,脚步愈发迟缓。


  黄少天不得不停了下来,对着茫茫空寂的草原,心头慌张茫然。


  手机依旧攥在手里,屏幕暗了下去,但是那几句话黄少天还看得见。


  叶修:黄少天,别怪哥不跟你报信,喻文州带女朋友来聚餐了啊!


  王杰希:很漂亮的女强人。


  叶修:感觉他俩还蛮登对的。


  王杰希:难得我跟你意见一致一次。


  ……


  女朋友?


  黄少天其实很难说出来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嫉妒?心痛?愤怒?不甘?绝望?或者实在是过于混乱而导致的无知无感?


  黄少天说不明白。他只想回去,见喻文州,就像他离开北京之后一直想的那样。


  好像这种思念根本没有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只是自己因为这件事而破釜沉舟下定了决心而已。


  但是他现在置身苍茫草原,连手机信号都时有时无,他又该怎么回去呢?


  也许是命好。也许是命太不好。这时间了,远处还有牧民骑马而归。


  黄少天挺本能就过去拦住了,询问有没有办法去城里坐火车。他们摄制组是开着越野车进草原的,但他现在因为这种理由回去,都做好辞职准备了,哪找车开去?


  牧民纯朴热情,扯着蹩脚的普通话跟黄少天鸡同鸭讲了半天,最后告知黄少天,想去城里,骑马呀!


  牧民相当纯朴热情,直接把自己胯下坐骑借给黄少天了,还一脸骄傲地表示:到了地方把马一放就行!它聪明着呢!自己会找回来的!


  黄少天胡乱点着头,心里那叫一寒风萧瑟:又!骑!马!


  ——TBC——


  再不摸鱼我就要心烦死了ヽ(‘⌒´メ)ノ


  一条小鱼,不爽(`Δ´)!


  全目录:《作品目录汇总(随时更新)》

评论

热度(111)

  1. 陆遥青棠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