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遥

【周喻】此致002

北二门:

*自撸自爽居然有人看好感动


*剧情大概会走的很慢毕竟我也没写大纲


*这两人连个手都没摸到啥时候能上炕哎着急




002


周泽楷通过面试的短信是喻文州亲自发的。


短信铃声响的时候周泽楷在打球,手机在裤兜里震了两下。夏天穿的少,裤子就薄薄一层,手机震动紧贴着他汗湿的大腿根,让他别扭的往边上跳了一下。


正好球去了对面半场,他掏出手机瞟了一眼,陌生号码,文本框里显示了一半的内容


 


你好,我是外联的喻文州,恭喜你……


 


剩下的字没显示出来,周泽楷随手把手机扔进包里,跟上了队友冲到另半场。


平时他一直都是进攻的主力,队友带球到篮下基本琢磨着怎么传球给他,可他明显有些不在状态,来来回回跟着跑了几圈,摸了四五次球都传出去了。


跑了一半周泽楷就突然停下来走了两步。他撩起T恤下摆抹了抹下巴上的汗。


室内球场空调打的挺凉的也耐不住他们打全场,他一边擦汗一边发了两秒呆,然后冲着江波涛摆了摆手。


后者了然地叫停:“小周不打了,我体力也跟不上,我们休息一下打半场吧。”


有人过来拍拍周泽楷的肩膀,他点点头跟身边人挥了下手,然后慢悠悠地走回场边拿包。


按常理来说,周泽楷这种放在哪儿都闪闪发光的长相确实男性公敌了一点,不过他毫无攻击性脾气又好,不爱说话但是干什么都很配合,大家一起打游戏,打球,出门唱歌撸串,他几乎一项都没缺席过,不发声也没人忘了他的存在,所以人缘还是挺好的。


 


这个点接近下课饭点,好些人都准备走了,也有从课上溜出来抢球场,摸两把球再去吃饭的。周泽楷从书包里掏出毛巾,直接把身上汗涔涔的T恤脱了。他头还蒙在衣服里呢突然听到不小的骚动,妹子们压抑不住的惊叫吓的他又把衣服给穿回去了,他拉了拉衣摆,有些不自在地朝不知道什么时候围观起来的人群看过去,换来又一波的骚动。


在春心萌动蓄势待发的姑娘们眼中,周泽楷这一出简直就跟活春宫似的,那白净的皮肤,那劲瘦的小腰,那一直绵延到篮球裤里头的人鱼线。


嘤嘤嘤地,连带着几个和周泽楷关系好的男生也对着他吹口哨。


江波涛觉得好笑,跑到周泽楷跟前,帮他提着包把人塞进了浴室里,关上门之前冲着他眨眼,一脸大义凌然:“洗个澡从后门走吧,姑娘们都交给我!”


 


篮球馆的浴室是可以刷校园卡用的,但是比寝室贵,独立隔间,用一分钟的水校园卡的余额就大跳一下。而且R大的学校和宿舍不在一块,宿舍在大学城的寝室区里,走回去要走个十来分钟,所以这个浴室一般没什么人爱用。


周泽楷一个人浑身舒爽地哼着小调洗了个澡,干干净净从体育馆溜出来,没几分钟又要出汗了。他捋了捋还湿着的头发,随便拐进了教学楼猫着,等太阳下去了再回去。


他一边走着一边往教室的小窗户里瞄,想找个空教室趴着睡一会,无意间就看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在站讲台上,手里拿着遥控笔,嘴巴一张一合的配合边上不断翻页的PPT,他的神情很专注,嘴角微微地上扬,温和又正经。


周泽楷站在窗外看了两眼就走开了,隔壁正好有个空教室,三三两两地坐了几个人在吃晚饭或者自习,他走进去挑了最后排的角落坐下,把手机掏出来翻刚刚的短信。


无非就是恭喜,之后一起为外联部奋斗的客套话,他怀疑是黄少天写的模板,一条短信一页竟然显示不完,他没仔细看内容,翻到最后看到了一个表情


^ ^


周泽楷把短信界面关了打开微信,未读信息挺多的,他一个个点开,划拉了十几下,又刷了会微博,对着张猫咪闻榴莲糖的GIF笑了半天之后重新打开了短信界面。


他思忖着要回些什么,手指在屏幕上游移了片刻,盯着末尾的表情憋了有好几分钟才憋出个谢谢。


短信发送出去有咻的一个声效,周泽楷第一次觉得这个声效挺萌的。


他想了想又回了个,谢谢学长。


没想到喻文州回复的挺快的,他才打算开APP喂猫。


现在这个养猫游戏挺流行的,画面很萌,猫控猫奴们的天堂,为了给他们买高级的猫粮玩具,百来块的往里头冲,周泽楷也喜欢猫,奈何周妈妈害怕,他也只能在路边逗逗猫然后一步三回头的乖乖回家。


周泽楷看了一眼小猫饥饿程度条,切了出来看短信。


 


不客气呀小周,以后要叫部长^ ^


 


向来都不太爱回消息的周泽楷有点窘迫,指尖打了个部长在输入框里,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憋着嘴不吭气,纤长的手指头在屏幕上乱晃,没多久手机又震了一下,一条新消息浮了上来。


 


刚讲PPT呢,一会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十二块的麻辣烫?


 


喻文州出教室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周泽楷背着包低头靠在墙边玩手机。


太打眼了,白色的T恤白色的篮球裤,脖子上挂了根黑绳子,吊坠藏在衣领里看不见。他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只有一瞬间的冲动,突破了所有理智的禁锢,叫嚣着,如潮汐般暴戾而汹涌地把周泽楷推在墙上亲个天昏地暗,下一秒他就把这个冲动彻底掐灭按在心底里踩了两脚。


身边姑娘低低地惊呼了几声周泽楷的名字,互相拉扯着衣袖,小心翼翼又光明正大地打量。


周泽楷把手机收起来,走到喻文州身前,抿了抿嘴唇:“路过。”


喻文州不动声色,一如既往地笑着回答他:“真巧。”


 


周泽楷还真的跟着喻文州去吃了十二块的麻辣烫。


 


不过不止十二块,那只是老板拿来做店名的噱头,好让所有人提起的时候都带了那么点促狭和调侃。现在的年轻人最吃这套,不得不说周泽楷在最初收到短信的时候也差点误以为自己被调戏了。


不过坐在周泽楷对面舔竹签的喻文州确实是调戏了。


两个人明明是第一次说话气氛却不冷,喻文州一向是会聊天的人,天南地北地跟周泽楷胡侃。从哪门选修课的老师最温柔说到大学城哪里的小店最好吃,从他大一第一次代表外联出去谈赞助喝挂了被学姐抬回来说到几个月前办的毕业晚会。


周泽楷听得很认真,一边听一边吃,还要在喻文州停下来咬着竹签望着他的时候点点头或者露出赞许又艳羡的目光。喻文州被他乖乖巧巧,眼睛亮亮的模样逗笑了,隔着一块玻璃路过的黄少天倒是脸都绿了。


黄少天痛心疾首地倒在王杰希身上,捂着胸口念叨:“栽了栽了,这下真的栽了,都能被一个闷瓢逗笑了。”


王杰希飞快的看了一眼,带着黄少天走了,还没忘了八卦“你们外联新收的小男神?特别不爱说话那个?”


“是啊,就是特别不爱说话那个!面试了半个小时,屁都蹦不出一个,都要我变着法子哄才吐出两个字来。要不是为了那张脸……”黄少天依旧影帝上身怀揣着一颗小心脏沉痛地摇摇头。


两人放弃了黄少天从暑假就开始念叨的麻辣烫转身进了一家鸡公煲,黄少天一坐下来就开始义正言辞地指控“喻文州个叛徒说好陪我吃麻辣烫的!现在带着新欢去吃了!”


王杰希不说话,给他碗里夹了块牛百叶,黄少天立刻把喻文州给忘了。


这边喻文州夹着鱼丸打了个喷嚏,鱼丸从筷子间划走啪的跌进汤碗里,喻文州一惊连忙低头往身上看,周泽楷已经抽了纸巾递过来。


喻文州接过来在身上瞧瞧,笑眯眯地拿纸巾擦了擦嘴:“谢谢,运气挺好的,没溅出来。”


周泽楷跟着嗯了一声,继续和碗里的鹌鹑蛋奋斗。


两个人一顿晚饭吃的挺饱的,好吃,汤底辣的很劲道,颇有回味。


周泽楷吃完去了一次厕所,喻文州朝对面广场指了指,示意一下方向,周泽楷点点头就去了。


回来的时候周泽楷偷偷摸摸绕到店门口想去结账,结果老板跟他说结过了,他轻微地蹙了一下眉头,回座的时候发现喻文州点了支烟。


喻文州纤长的手指夹着烟,指节不太明显,指甲剪的短短的修的很圆润,显得格外秀气。他原本偏薄的嘴唇被辣汤刺激的有点偏红,肿肿的。


周泽楷拿着钱包坐下来,不吭声看看碗又看看喻文州。


“等我抽完这支烟。”喻文州垂下手,食指轻轻点了点,抖落了烟灰。


“下次。”


“嗯?”喻文州看过来有些惊讶的微微扬了眉毛等他的后文。


“请你吃饭。”


喻文州的垂下眼眸,哼笑了两声,把烟摁灭了:“要叫部长。”



评论

热度(181)

  1. 陆遥北二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