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遥

[周喻][架空abo]深海 14

司炉:

cp:周泽楷Ax喻文州O
警告:帝国设定;先婚后爱;私设众多;我流ooc
bgm:chouchou-spira




本(quan)章(wen)友情鸣谢s老师,一个牛逼的幕后制片人


她翔真的真的杀青了!我爱她翔!(群众:可tm杀青了




13




14


 


周泽楷在第二天早晨醒来,喻文州已经离开了。喻文州总是有一些很特殊的能力,比如他能起床起得毫无声息,让周泽楷这样警惕性极高的军人都无所察觉,比如他能在狂风暴雨的性(手动和谐)爱之后还能一本正经地微笑招手,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空气里还有海的味道,安静地漂浮在精(手动和谐)液、汗水和周泽楷信息素组成的一团混乱里。周泽楷躺在床上,床单浸满液体又干涸,硬邦邦地硌在他裸露的皮肤下。清晨天光熹微,从窗帘的缝隙缓缓爬进屋子里来,周泽楷按下床头的按钮拉开窗帘,大片晨光倾泻进来,洒了他一身。周泽楷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眼前是刚刚苏醒的城市,夜晚繁华落幕,晨光里雪白的城市有清淡的明亮光泽。有飞行器从他的眼前掠过,阴影投下来又迅速飞去,周泽楷眯了眯眼。


漫长的战争看不到尽头,无论如何,他还想守住这座城。


周泽楷想和喻文州道个歉,至少为昨夜的粗暴和不尊重道歉。但是他竟然再也没有见到喻文州了。


周泽楷在两个小时后回到军营,才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在早上已经离开了第十军区第四编队,因为西北战争形势急转直下,接到调令一个月以后开赴西北前线的上校黄少天需要提前启程,于是巡视团队迅速压缩了时间,早上就离开了第四编队。


周泽楷听着这个消息皱了皱眉,不知道心里浮上来的怪异感觉该如何命名。喻文州对他自己真的足够狠,几乎从来不给自己留下什么多余的休息时间,今天结婚度过一个发情期,明天就能一大早穿好衣服去战术指挥部继续工作。他觉得喻文州需要休息,可喻文州大概从来不需要休息。


他打开通讯器给喻文州发了一条消息:对不起。好好休息。


傍晚的时候喻文州回复他:谢谢。


与喻文州消息一同进入周泽楷通讯器的,是一条通知公告,周泽楷点开,发现是关于孙翔的调任通知:战术指挥部决定,将孙翔由第十军区第四编队调至第六军区第一编队,仍任少尉军衔。


孙翔的调任令在周泽楷的军营里引起了轩然大波,连江波涛都来问他,是不是他跟孙翔还有什么牵扯,让喻文州生了气。要说喻文州生气了,也不至于迁怒到孙翔头上而对他什么也不做。自己在喻文州眼里不过是个其他人的影子,是他伸出一根手指就能碾碎了的蝼蚁般的平民,喻文州何苦要去得罪一样是贵族的孙翔呢。周泽楷倒是觉得应该是黄少天做主要把孙翔调过去的,但又不知道如何在不暴露孙翔身份的状态下把这件事说出来,于是只好摇摇头。


江波涛一脸无奈地看着周泽楷:“就真的没事?你俩最近没少一起喝酒。”


周泽楷回答他:“错也不在他。”


 


孙翔走的前一天晚上,大家给孙翔办了个欢送会,用军人的方法,架起传统的篝火,火光照得头上一方天空都橙红。散会之后周泽楷约孙翔继续喝酒,还是在那个小木屋里。孙翔被灌得凶狠,此刻已经半醉,蹲在地上嚷嚷着要找找西北的酒,他上次没喝出味道来,不知道是不是比黄少天藏的好喝。周泽楷想这里的酒都是军人的酒,酿得又糙又烈,好酒全都让贵族拿去了,当然是比不上的。但他决定不告诉孙翔这件事了,毕竟跟着黄少天,好酒是少不了的。


孙翔从深处摸出来几瓶酒,拿手抹了抹上面的灰,很豪放地拍在周泽楷面前。周泽楷坐在凳子上,仰起头看还站在桌边就已经单手开了瓶塞的孙翔,少年人如此恣肆,一头金发发梢上都跳跃着光。


“喝!周泽楷!喝!不醉不归!”


周泽楷是有事想问孙翔的,于是闷着头跟他干了一瓶。孙翔手舞足蹈地跟他聊天,从第十军区他都记得什么到S市哪些参观好吃,并给自己这些年来在第十军区的炮友挨个排了序,周泽楷名列榜首。


“多好的周泽楷!”孙翔抱着酒瓶子,瓶子上的浮尘在他脸上蹭了一条浅灰的痕迹,口气颇觉可惜,“怎么就被喻文州捡了便宜呢!”


周泽楷听了有点想笑,天下可能也就孙翔会这么说,其他人的说法大概都得倒过来。周泽楷本来就想问点关于喻文州的事,他看得出来,孙翔虽然跟喻文州看起来处处不对付,但两个人关系其实算得上好,有些事他不能问喻文州,问孙翔总比问黄少天容易得多。


“喻文州……”周泽楷刚刚张口,孙翔拿着瓶子就指过来,瓶口对着周泽楷的眼睛,酒气浓烈,熏得他眼睛有一点疼。


“我就知道你要问!”孙翔拍桌而起,拿着酒瓶像拿着一柄剑一样指着他,摇摇晃晃地,“你这个周泽楷!还不喜欢!还不自由!我看你是心甘情愿!”


周泽楷听见他这句心甘情愿,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光似的,他还没来得及抓住什么,就听见孙翔混混沌沌地继续说下去:“你是不是想问精神标记!”


周泽楷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点完才意识到孙翔此刻大概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不知道!不是我……不够朋友,黄少天不说!”孙翔在眼前挥了挥手,“但我知道一件事。”


周泽楷等着他继续说,却看孙翔盯着他,像是需要一个捧场的,于是心领神会地接他一句:“什么事?”


“喻文州……当年啊……在军校……跟一个平民alpha闹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


孙翔把这个话题打开之后,说话百无禁忌口无遮拦,周泽楷断断续续拼凑出一个很狗血的师生恋爱故事来。帝国惯例,战术指挥部要派新人去帝国军校讲学,喻文州在那里遇上一个平民alpha,后来就被发现了,军校严禁师生恋爱是一回事,平民勾搭贵族又是另一回事。喻文州当然没受什么处分,那个平民alpha就不知所终。这件事知情者本来也没几个,从来没人知道那个alpha是谁,大概早都已经被贵族做主处理掉了。


孙翔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盯着周泽楷一字一顿地说着,眼睛明亮得像星星:“周泽楷,他们都说你优秀,我也觉得。我祝你前程似锦,也祝你永远都是你自己。”


周泽楷与孙翔举杯,孙翔没再喝多少就醉倒了。周泽楷一个人默默喝尽一瓶酒,看着趴在桌上睡着了的孙翔,脑海中有一个念头慢慢地成型了。


 


一整个军营兵荒马乱地送走了孙翔,要处理的事情还很多很多,周泽楷让杜明顶了孙翔的职,又提拔了几个表现出众的老兵,好在孙翔在军营里也就呆了大半年,诸多事项还好解决。饶是如此周泽楷也连着开了好几天会,忙得脚不沾地目不交睫。


忙的时候他脑海中什么闲事都来不及想,周泽楷是那一届帝国军校最优秀的毕业生之一,帝国第一的思想牢牢地刻在血脉里,忙起正事来只当自己是帝国的军人和少校。事情告一段落都走上正轨了,那些压在心里的很多事情又从地底翻滚起来。


周泽楷躺在床上,深夜没有月色,只有暗淡的深蓝色的光。他打开通讯器关于喻文州的界面,上一条消息还是那个冰凉的“谢谢”。喻文州对着他很少微笑,周泽楷觉得他是不开心的,不开心到甚至没力气维持一个假象。系统匹配给他一个平民出身的军校alpha,大概无时无刻不让他回想起那个曾经爱过的恋人。喻文州也不让他开心,周泽楷不想永远作为某个人的替代品而活着,他能够占有喻文州一生,而这一生都是一场战争。


也许喻文州和他在某一天能够和解,但周泽楷不想等了。


喻文州做错了什么,周泽楷又做错了什么。他们谁也没有做错,只是命运将他们关在了这个困局里。周泽楷知道自己有办法解决,这是最好的办法,他想要自由,也许喻文州也想要。如果必须有人要打破这个困境这个囚笼,周泽楷觉得应该是自己。


周泽楷记得曾经有个人说他会成为帝国射向敌人心脏的那颗子弹,那至少他可以拯救自己和另一个被困的人,不是吗。


周泽楷在通讯界面里打下了那个他想说很久而喻文州大概也等了很久的词:离婚吧。


他的手指挪到发送键上准备按下去,周泽楷犹豫了一秒,闭上眼深呼吸了一次。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周泽楷先看到的是一条来自侦查室的紧急通知,有一小股武装势力接近第四编队所在地区,疑为敌方势力。


周泽楷直接退出了和喻文州的通讯界面,打开了军营最高权限,发布一条新的命令:


全员备战,准备迎敌。


 


tbc.




坑,谁知道会不会坑,你们咋这么相信我,我都不敢相信我


这周都在上班,寝室里弥漫着不想工作的氛围,更新随机,更新随机


反正接下来几章我看没一章有好事悠着点来吧还是

评论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