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遥

【周喻/ABO】垂青(双A)上

萧不周Shaw-但求一睡李夫人:




*三日情(炮)侣(友)梗
*我自知不免沦落俗套地狱,坠入狗血深渊,呵呵。
*就我这垃圾水平八成OOC( ̥́ ˍ ̀ू )
*祝某试图深藏功与名的姑娘 @無筝. 生日快乐🎂多吃肉,胖一点


         假如说Alpha是一匹貌似十分高贵的种马,那么Omega就是同样看似高贵的放浪淫兽。不管认不认识也不管有没有感情,结合热的时候只需要信息素相互挑逗,撩拨着彼此随随便便就能勾搭成奸,没有理智,没有廉耻,就只有赤裸的摩擦纠缠。欲望被无限放大,膨胀到把本来就少的可怜的智商全都挤出去,把血液无偿奉献给下半身。一旦建立标记就无法更改,然后就是生A育O组建家庭。庸庸碌碌,却好像是某种不可抗力塑造的命运。BO是可悲的组合,因为Beta无法抚慰满足结合热的Omega对Alpha标记的渴求,AB是可怜的组合,因为Beta不知道自己的Alpha会不会和哪个Omega勾搭成奸从此一去不复返。偏偏这两种组合里的受害者还得不到同情,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从性别分化开始就不变的真理:
        Alpha就应该和Omega在一起啊。
       作为一个习惯独立分析和理性思考的Alpha,喻文州觉得Alpha和Omega作为所谓的高贵人种,其实一点都比不上没有信息素,更不会有易感期和发情期的Beta。虽然Beta只有和Beta的结合才不那么岌岌可危,综合素质和能力也逊色于Alpha,时不时还会被Alpha的信息素压制,但是至少Beta是清醒的。
        在性别分化前他曾经见过结合热里淫贱不堪的Omega,还有易感期野兽一样的Alpha。那种令人作呕的丑态他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结果性别分化之后,他自己就成了Alpha,也有易感期,不过他会玩命的注射Alpha抑制剂,保证自己不会出任何一点计划外的差错。
       不过差错这种东西,首先是未必出现在自己身上,其次是真的要出现可不是抑制剂能拦住的。


         喻文州的易感期正好和蓝雨对轮回的比赛撞在一起,保险起见他注射了比正常剂量稍微大一点的抑制剂。不过就算是这样,赛程中双方战队里Alpha下意识的信息素外放对冲也让他有些情绪不稳,后颈Alpha腺体一胀一胀的疼。
      轮回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队长周泽楷带头,全队都亢奋到不正常,战斗模式犀利的要命,蓝雨最终惜败。喻文州本来就烦躁的情绪这下更是雪上加霜,赛后采访笑眯眯地官方几句,对着长枪短炮恨不得心里刷屏都是香蕉你个芭乐。好不容易应付过去,喻文州揉着太阳穴让黄少天先带着队员去外滩看看夜景吃点东西,自己往休息室的沙发上一坐,摔抱枕的心都有。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一口灌下去才缓解了一点燥热。锁上门慢吞吞地往电梯走,一路上隐隐约约总觉得有点Omega甜腻的信息素气味,大概隔着一层楼,却足以让易感期的Alpha热血下涌心猿意马。喻文州甩甩头,按下电梯按钮,打算赶紧离开。电梯门刚一开浓郁的信息素就糊了他一脸,烈性酒伏特加气味的Alpha信息素,夹杂着一些刚才闻到的甜腻的Omega信息素。
       啧,别是结合热情难自禁在电梯里就天雷勾动地火了吧……喻文州这样想着,结合热里独占欲爆棚的Alpha他可不想招惹。
     结果电梯里没有衣衫不整面色潮红的Omega,倒是有一个周泽楷,靠在电梯里仰面朝天,神色迷蒙。
        哦,那么问题来了,这电梯应不应该上?
        喻文州思考了一秒钟决定,走人。现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不知道是Omega跑了还是周泽楷跑了,总之就是不适合再让两个Alpha呆在一个密闭空间里。大家情绪都不稳定,万一信息素对冲擦枪走火打起来,他一定打不过周泽楷,容易被反杀不说,这还是轮回主场,单挑变成群殴就不好了,嗯。
        他这样想着转身准备走人,就听见身后扑通一声,回头正看见缓缓合上的电梯门里周泽楷滑下来瘫坐在地上。
       喻文州赶紧跑过去反复按着按钮,“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周泽楷歪着头看他,半闭着眼睛嘴唇微张,呼出的气息满是伏特加的灼热,鼻翼两侧浮出细密的汗水,被Omega信息素勾起欲望的脸庞英俊得极度色情。那双职业选手特有的修长漂亮的手刚按在自己黑色长裤上硬挺挺戳起一大块的地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前辈喻文州现场抓包。周泽楷没看清是谁,只知道一个Alpha闯进了自己的领地,信息素瞬间蛮横地冲撞过去。喻文州被他这一下激得头皮发麻,信息素迅速释放,带一点苦涩的檀香味在狭小的空间里和伏特加争斗、纠缠不休。
         “小周……清醒一下,你现在需要注射抑制剂。”
Alpha之间两种信息素的对垒一直在继续,周泽楷已经清醒了不少,他知道眼前的Alpha大概是蓝雨队长喻文州,礼貌起见他现在应该收起信息素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前辈”或者“喻队”,不过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
      他最近易感期,比赛的时候只觉得亢奋,比赛结束就发现有点控制不住信息素了。江波涛带着其他队员先回去,他一个人在休息室把情绪梳理又梳理才平复下来。易感期没有及时注射抑制剂信息素浓得简直呛人,一出门周泽楷就觉得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一个碰巧在结合热的装Beta的Omega工作人员循着他的Alpha信息素就挂上来,甜腻的味道害得周泽楷大脑瞬间短路僵在原地至少三秒。就这么三秒钟,Omega在他身上摸摸蹭蹭连衣服都要脱了。作为一个有良心有道德还有自控力的Alpha,周泽楷转头就跑,跑了两步想起来,把一个特殊情况的Omega就这么扔在这简直是害了人家。回过头去一把扛起Omega上到顶楼工作人员休息室,照着工作编码找到这个Omega的房间踹门进去把人一扔,在柜子里翻了半天找到Omega抑制剂,也来不及看剂量,昏昏沉沉给人家注射进去。Omega满脸欲求不满,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睡过去了,周泽楷赶紧跑路,生怕注射的剂量不够这祖宗再诈尸起来。
         Omega倒是没事,周泽楷现在感觉很不好。一进电梯他就后悔了,刚刚带着Omega上来的时候那家伙甜腻的信息素不要钱一样往外放,密闭空间里充满Omega带有性暗示的味道。刚才还不觉得,现在电梯门一关简直要命。他靠在冰冷的金属板上,浑身细胞叫嚣着要去标记占有一个Omega。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依稀看见外面有个人,勉力站得正直严肃,见那人没有上来的意思周泽楷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坐在地上,心里恨不得把下半身不断膨胀体积提高热度表达不满的东西无痛一刀切。
        结果那人又过来了,还是个Alpha。
        周泽楷简直要爆粗口了,妈的,想打架啊……信息素先于眼睛和脑子到位直接冲撞过去,嗅到清苦的檀香味扑面而来他才反应过来是喻文州。
        前辈,你去外滩看看夜景吃点东西不好吗,到处乱跑什么……
       “前辈……抑制剂……”周泽楷甩甩头满脸期待地看着喻文州,眼睛黑亮黑亮的期期艾艾。
        喻文州对着那双眼睛充满罪恶感地摇摇头:“我要是有,现在多半和少天他们一起在外滩看看夜景吃点东西。”
       密闭空间里伏特加和檀木香你撞我两下我怼你几回,蒸腾着发酵。两个从未有过默契行为的Alpha现在的心声不谋而合:好想跟这家伙打一架。属于Alpha的领地意识和征服欲在大声呐喊着,解决掉这个Alpha,反正总得有个人臣服。喻文州注射过抑制剂现在要好一些,情绪没那么躁动。他按下轮回休息室楼层的按钮,往门边挪了挪。
       电梯里一直弥漫的烈酒香陡然浓郁起来,喻文州诧异地回头,正对上一张放大的联盟第一脸。“小周你是……嘶……”年轻的Alpha炽热的身体压上来把他抵在金属门板上,那双黑亮亮的眼睛发红。周泽楷扯住喻文州脑后的头发迫使他仰起头露出不设防的白皙脖颈,一口咬在他的喉结上。喻文州向后抬腿去踹他,倒被他顶住膝盖弯贴得更紧,某种喻文州并不愿意细想的东西更是得寸进尺,隔着两个人身上的布料充满侵略性的撞上来。他发誓他绝对听见了这家伙喉咙里含混不清的低笑,像叼住猎物后颈的小狼狗。如果喻文州不是喻文州那么他现在一定在破口骂娘并且和周泽楷大打出手,可惜他是喻文州,而且动拳头的事他八成打不过周泽楷。
        电梯“叮咚”一声喻文州如蒙大赦撒欢往出跑。轮回休息室正对着电梯口,江波涛给力的话休息室的抽屉里应该会有应急的抑制剂。平常情况下喻文州会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不过现在他觉得最好赶紧走。刚刚电梯里的事情有点失控,他倒不怕真的打起来,但是那种姿势可不是会打起来的前兆。要打一架和要打一炮是有很大区别的,尤其是在两种行为他都很难占上风的情况下。
       战术大师脑内CPU运转到极致,充分假设了对于自保的战略性思考,并做好了合理的行动规划。然后因为分心思考动作稍显迟缓输给了行动派。
       轮回主场休息室待遇就是不一样,沙发都是又宽又软看起来很贵的样子。
       沉默的小狼狗依然沉默,他把同样是优秀的Alpha的猎物抓住手臂按在沙发上,低沉的嗓音带火,哑着嗓子叫着:“前辈、喻文州……喻文州……”
       作为一个Alpha,喻文州觉得所谓的高贵人种,其实一点都比不上没有信息素,更不会有易感期和结合热的Beta。就好比现在的周泽楷,平时多么优秀的青年Alpha职业选手,沉默冷静、谦逊善良,最起码不是现在这样。
        浓烈的酒香和檀木气息混合在一起真的没有AO信息素那样登对,诡异的馥郁熏得人头脑发昏就像中毒一样。Alpha天性中对强大的渴求和对相对弱势同类的征服随毒性蔓延侵蚀大脑。
       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这是一个易感期里被Omega撩拨起征服欲的Alpha,他或许并不知道自己将要做出的事情意味着什么。没有感情基础的Alpha对另一个Alpha就只是征服而已,近乎羞辱。
       年轻的Alpha一直在蹭来蹭去,哑着嗓子把“喻文州”念了一遍又一遍,活像一只求欢的雄兽。喻文州自己还在思想斗争,周泽楷的嘴唇就轻轻地落下来,啄在他的额头,顺着鼻梁滑过鼻尖,有一下没一下地咬在他的嘴唇上。
       啧,都已经这样了,如果存心想要反抗哪里还会思考,早就一拳砸上去然后转身走人了。既然留下来,就等于认命接受,何苦在这里扭扭捏捏瞻前顾后的。人最基本的诚实不能忘,总不能既从事服务性行业又想着树立标志性建筑吧?
       他这样想着,闭上眼睛自嘲地笑了笑。
*****************************************
来人啊,把朕的独轮车抬上来!


http://m.weibo.cn/5810326245/4115776682164829


*****************************************



评论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