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遥

[郑黄喻]双重标记1-2

我玩沙就好:

我真的很雷,专业车祸没有节操,关注或看文请三思


预警都在文前,不适者请绕道




(屏蔽重发)


ABO,郑黄A喻O


简单粗暴的3人行、道具、DT


大意:喻没预警分化了,没经验的郑黄意不意外经不惊喜地同时标记了喻,三人就展开了正直的友谊3P


各种PLAY都有可能,雷雷雷!


人物属于全职OOC属于我。




双重标记1-2


1


2




未完

m一下

叁色丸子:

因为有几个朋友问我这个翔翔怎么组的,我就码一下哈balabala

①【身体】关键词:ob11素体(这个网上很多我就不推荐店铺了。建议买白肌,白肌白里透着粉嫩,好看!普肌颜色太重了拍照还好,实物 咦~啧啧啧)

②【头发】关键词:gsc粘土人分尸头发(翔翔的发型,目前我就看到迹部和长谷部的比较合适。这个网上很难找到,建议多看看万一找到了呢。反正我是找了几天都没找到,后来就买了压切长谷部的粘土人。在找头发的时候看到一家定制头发的看评论觉得还挺好,找不到头发分尸又不想买整个手办的可以去看看,店铺『九亿神兽』)

③【头发改色】关键词:粘土人头发魔改(改色单独说一下哈,我是在『乌龙手工场』改的,虽然难免和自己想要的效果有出入,总得来看我觉得还成。太太人很好,改的也挺快。不过我运气不好,排单就等了一个多月……)

④【脸】关键词:gsc粘土脸(这个啊……可糟心了……点开宝贝你会发现你想要的脸都没有……我是先相中了脸后来在网上慢慢找的,本来想把店铺分享给大家的,看了下,照片上这两个表情都没货了。大家可以自己再找找,櫂俊树和西谷夕 分尸粘土脸)

⑤【衣服/鞋子 】关键词ob11衣服/鞋子(自己去选吧 )

⑥别忘了买脖卡和铜脖子,这个ob11素体衣服啥啥的店里应该都有的买。

希望你们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大可爱😜 以上。

一个爽雷(韩叶/忘了是几反正更了……)

一个摸鱼的:

照例不打tag啦!




#不要贸然点进去##特别OOC特别雷##写着爽看个乐#




前文合集地址→        


更新地址→    




我终于懂了平胸受肉文的好了,爽die,人一旦开始魔性真的停不下来


对了,感觉自己越写越奔放……旁友们可以给我个感想吗……?或者想看什么花式PLAY或者觉得哪里可以更雷一点()也可以讲讲??

The Ring Means All:

大伙询问的关于用笔(以前发过一次用笔不过挺早了虽然没什么改变不过大家懒得翻嘛我就又搞了一次)。我好几年没换过笔了哈哈哈😂😂😂
起草稿的是蜻蜓铅笔,2b和3b都行。有时候打阴影效果也很好,感觉这种这种铅笔比其他铅笔的炭要多粉粉的不刮纸,很好画。
涂黑一般用两种
COPIC的毛笔(一次性),一般是画头发阴影勾线用这种。早期国内没有卖,日本听说网站上能买实体店得去古画店才能买到。之前朋友陆续送我一大把用了四年没用完……不过我最近在淘宝看到,挺贵的。但是非常非常好用。墨水很正很黑。
大面积涂黑用的是Marvy的软头笔,这个不用我介绍了挺常用的~
勾线我一直用的是UNI UM-151 0.38。用了它其他对原子笔就超级挑了……不流墨不断水出水均匀是摸鱼好帮手(什么)弊端是,千万不能摔!一摔就废!
纸的话,这个根据个人喜好吧。我自己这么多年就换了三种喜好哈哈哈哈目前比较喜欢MUJI的再生纸本(目前手头没有),这个巨便宜的9块钱一本。但是很容易因为潮就褶皱……而且纸很容易散。剩下的就是比较平滑的纸吧这个可以自己去实体店摸(不)

有啥问题还可以提哟——

【周喻】和两年前的你谈恋爱(Fin)

P.L.:

收录于合志《分不分》


梗借鉴:电影《触不到的恋人》


全文




 


分不分真的不二刷!真的不二刷!不二刷!

【周喻/性轉】制服誘惑

77:

✄ 喻文州性轉 私設有


✄ 是塊肉 肉 肉


✄ 大學paro 含黃沐




✄✄✄✄✄✄✄✄✄✄




✄ 請轉移陣地 ᕕ( ᐛ )ᕗ


  http://fiatlux7777.tumblr.com/post/151372392474






一如既往的剪刀以下小世界


啊、很可惜的,我這個性轉魔人還活著,取名廢取了一個宛如迷片名般的篇名


大丈夫、萌大乃 \ ( ゚∀゚ ) /!


我都不好意思說這篇檔案開的時間是三月底ry


跟前一篇性轉周喻生理期梗是同個世界觀,之後大概會有一篇無關緊要的他人視角小番外


這次玩了制服著衣play還有火車便當,唉便當太難寫了,原諒我,想吃別人的便當


真心不能理解搞師生play的片子最後制服都消失到底是,制服最萌了給我穿上制服RRR ヽ(`Д´)ノ 






然後給打不開湯不熱的朋友們


這裡附上圖片檔,wb自己的圖床總該沒問題了吧


只是我的剪刀消失了(大哭)(大哭)(大哭)


http://ww1.sinaimg.cn/mw690/eadb0b83jw1f8hndw0110j20c3a9d7wi.jpg






最後推薦一下最近看到,簡直MY心中最理想的周喻相處模式


第八章真是,最理想的我喻(捧心肝


最新一篇(11章)的我喻也讓人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喜歡周喻的各位,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以下為您送上傳送門


【周喻】此致



【周喻】此致002

北二门:

*自撸自爽居然有人看好感动


*剧情大概会走的很慢毕竟我也没写大纲


*这两人连个手都没摸到啥时候能上炕哎着急




002


周泽楷通过面试的短信是喻文州亲自发的。


短信铃声响的时候周泽楷在打球,手机在裤兜里震了两下。夏天穿的少,裤子就薄薄一层,手机震动紧贴着他汗湿的大腿根,让他别扭的往边上跳了一下。


正好球去了对面半场,他掏出手机瞟了一眼,陌生号码,文本框里显示了一半的内容


 


你好,我是外联的喻文州,恭喜你……


 


剩下的字没显示出来,周泽楷随手把手机扔进包里,跟上了队友冲到另半场。


平时他一直都是进攻的主力,队友带球到篮下基本琢磨着怎么传球给他,可他明显有些不在状态,来来回回跟着跑了几圈,摸了四五次球都传出去了。


跑了一半周泽楷就突然停下来走了两步。他撩起T恤下摆抹了抹下巴上的汗。


室内球场空调打的挺凉的也耐不住他们打全场,他一边擦汗一边发了两秒呆,然后冲着江波涛摆了摆手。


后者了然地叫停:“小周不打了,我体力也跟不上,我们休息一下打半场吧。”


有人过来拍拍周泽楷的肩膀,他点点头跟身边人挥了下手,然后慢悠悠地走回场边拿包。


按常理来说,周泽楷这种放在哪儿都闪闪发光的长相确实男性公敌了一点,不过他毫无攻击性脾气又好,不爱说话但是干什么都很配合,大家一起打游戏,打球,出门唱歌撸串,他几乎一项都没缺席过,不发声也没人忘了他的存在,所以人缘还是挺好的。


 


这个点接近下课饭点,好些人都准备走了,也有从课上溜出来抢球场,摸两把球再去吃饭的。周泽楷从书包里掏出毛巾,直接把身上汗涔涔的T恤脱了。他头还蒙在衣服里呢突然听到不小的骚动,妹子们压抑不住的惊叫吓的他又把衣服给穿回去了,他拉了拉衣摆,有些不自在地朝不知道什么时候围观起来的人群看过去,换来又一波的骚动。


在春心萌动蓄势待发的姑娘们眼中,周泽楷这一出简直就跟活春宫似的,那白净的皮肤,那劲瘦的小腰,那一直绵延到篮球裤里头的人鱼线。


嘤嘤嘤地,连带着几个和周泽楷关系好的男生也对着他吹口哨。


江波涛觉得好笑,跑到周泽楷跟前,帮他提着包把人塞进了浴室里,关上门之前冲着他眨眼,一脸大义凌然:“洗个澡从后门走吧,姑娘们都交给我!”


 


篮球馆的浴室是可以刷校园卡用的,但是比寝室贵,独立隔间,用一分钟的水校园卡的余额就大跳一下。而且R大的学校和宿舍不在一块,宿舍在大学城的寝室区里,走回去要走个十来分钟,所以这个浴室一般没什么人爱用。


周泽楷一个人浑身舒爽地哼着小调洗了个澡,干干净净从体育馆溜出来,没几分钟又要出汗了。他捋了捋还湿着的头发,随便拐进了教学楼猫着,等太阳下去了再回去。


他一边走着一边往教室的小窗户里瞄,想找个空教室趴着睡一会,无意间就看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在站讲台上,手里拿着遥控笔,嘴巴一张一合的配合边上不断翻页的PPT,他的神情很专注,嘴角微微地上扬,温和又正经。


周泽楷站在窗外看了两眼就走开了,隔壁正好有个空教室,三三两两地坐了几个人在吃晚饭或者自习,他走进去挑了最后排的角落坐下,把手机掏出来翻刚刚的短信。


无非就是恭喜,之后一起为外联部奋斗的客套话,他怀疑是黄少天写的模板,一条短信一页竟然显示不完,他没仔细看内容,翻到最后看到了一个表情


^ ^


周泽楷把短信界面关了打开微信,未读信息挺多的,他一个个点开,划拉了十几下,又刷了会微博,对着张猫咪闻榴莲糖的GIF笑了半天之后重新打开了短信界面。


他思忖着要回些什么,手指在屏幕上游移了片刻,盯着末尾的表情憋了有好几分钟才憋出个谢谢。


短信发送出去有咻的一个声效,周泽楷第一次觉得这个声效挺萌的。


他想了想又回了个,谢谢学长。


没想到喻文州回复的挺快的,他才打算开APP喂猫。


现在这个养猫游戏挺流行的,画面很萌,猫控猫奴们的天堂,为了给他们买高级的猫粮玩具,百来块的往里头冲,周泽楷也喜欢猫,奈何周妈妈害怕,他也只能在路边逗逗猫然后一步三回头的乖乖回家。


周泽楷看了一眼小猫饥饿程度条,切了出来看短信。


 


不客气呀小周,以后要叫部长^ ^


 


向来都不太爱回消息的周泽楷有点窘迫,指尖打了个部长在输入框里,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憋着嘴不吭气,纤长的手指头在屏幕上乱晃,没多久手机又震了一下,一条新消息浮了上来。


 


刚讲PPT呢,一会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十二块的麻辣烫?


 


喻文州出教室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周泽楷背着包低头靠在墙边玩手机。


太打眼了,白色的T恤白色的篮球裤,脖子上挂了根黑绳子,吊坠藏在衣领里看不见。他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只有一瞬间的冲动,突破了所有理智的禁锢,叫嚣着,如潮汐般暴戾而汹涌地把周泽楷推在墙上亲个天昏地暗,下一秒他就把这个冲动彻底掐灭按在心底里踩了两脚。


身边姑娘低低地惊呼了几声周泽楷的名字,互相拉扯着衣袖,小心翼翼又光明正大地打量。


周泽楷把手机收起来,走到喻文州身前,抿了抿嘴唇:“路过。”


喻文州不动声色,一如既往地笑着回答他:“真巧。”


 


周泽楷还真的跟着喻文州去吃了十二块的麻辣烫。


 


不过不止十二块,那只是老板拿来做店名的噱头,好让所有人提起的时候都带了那么点促狭和调侃。现在的年轻人最吃这套,不得不说周泽楷在最初收到短信的时候也差点误以为自己被调戏了。


不过坐在周泽楷对面舔竹签的喻文州确实是调戏了。


两个人明明是第一次说话气氛却不冷,喻文州一向是会聊天的人,天南地北地跟周泽楷胡侃。从哪门选修课的老师最温柔说到大学城哪里的小店最好吃,从他大一第一次代表外联出去谈赞助喝挂了被学姐抬回来说到几个月前办的毕业晚会。


周泽楷听得很认真,一边听一边吃,还要在喻文州停下来咬着竹签望着他的时候点点头或者露出赞许又艳羡的目光。喻文州被他乖乖巧巧,眼睛亮亮的模样逗笑了,隔着一块玻璃路过的黄少天倒是脸都绿了。


黄少天痛心疾首地倒在王杰希身上,捂着胸口念叨:“栽了栽了,这下真的栽了,都能被一个闷瓢逗笑了。”


王杰希飞快的看了一眼,带着黄少天走了,还没忘了八卦“你们外联新收的小男神?特别不爱说话那个?”


“是啊,就是特别不爱说话那个!面试了半个小时,屁都蹦不出一个,都要我变着法子哄才吐出两个字来。要不是为了那张脸……”黄少天依旧影帝上身怀揣着一颗小心脏沉痛地摇摇头。


两人放弃了黄少天从暑假就开始念叨的麻辣烫转身进了一家鸡公煲,黄少天一坐下来就开始义正言辞地指控“喻文州个叛徒说好陪我吃麻辣烫的!现在带着新欢去吃了!”


王杰希不说话,给他碗里夹了块牛百叶,黄少天立刻把喻文州给忘了。


这边喻文州夹着鱼丸打了个喷嚏,鱼丸从筷子间划走啪的跌进汤碗里,喻文州一惊连忙低头往身上看,周泽楷已经抽了纸巾递过来。


喻文州接过来在身上瞧瞧,笑眯眯地拿纸巾擦了擦嘴:“谢谢,运气挺好的,没溅出来。”


周泽楷跟着嗯了一声,继续和碗里的鹌鹑蛋奋斗。


两个人一顿晚饭吃的挺饱的,好吃,汤底辣的很劲道,颇有回味。


周泽楷吃完去了一次厕所,喻文州朝对面广场指了指,示意一下方向,周泽楷点点头就去了。


回来的时候周泽楷偷偷摸摸绕到店门口想去结账,结果老板跟他说结过了,他轻微地蹙了一下眉头,回座的时候发现喻文州点了支烟。


喻文州纤长的手指夹着烟,指节不太明显,指甲剪的短短的修的很圆润,显得格外秀气。他原本偏薄的嘴唇被辣汤刺激的有点偏红,肿肿的。


周泽楷拿着钱包坐下来,不吭声看看碗又看看喻文州。


“等我抽完这支烟。”喻文州垂下手,食指轻轻点了点,抖落了烟灰。


“下次。”


“嗯?”喻文州看过来有些惊讶的微微扬了眉毛等他的后文。


“请你吃饭。”


喻文州的垂下眼眸,哼笑了两声,把烟摁灭了:“要叫部长。”



【周喻/性轉】制服誘惑番外

77:

✄ 喻文州性轉 私設有


✄ 【周喻/性轉】制服誘惑 的他人視角番外


✄ 大學paro 含黃沐




✄✄✄✄✄✄✄✄✄✄




✄ 檔案室外的狀況




  「唉門沒鎖嘛文州還在啊?咦人呢?不是說和妳約好要交資料嗎?」


  黃少天推開辦公室的門,一邊嚷著一邊張望不大的室內,沒有半個人。


  「說不定去買東西?」


  蘇沐橙經過已經隨便癱在沙發上的男友,不是很在意地回應道。辦公室的鑰匙只有喻文州和黃少天這兩個正副會長有,會帶著過來也只是怕喻文州先回家而開不了門。


  辦公桌上的文件相當凌亂,喻文州的手機和筆袋也都還在桌上,看起來人應該是還沒離開。蘇沐橙覺得有些奇怪,但還是把要交的資料整齊地擺在桌上。


  她的視線越過辦公桌,在地上看到衣服的一角,繞過桌子一看發現是游泳隊的外套,喻文州的包包掉在地上,拉鍊也是沒有拉上的。


  整個很像什麼懸疑的案件場面,蘇沐橙想起了最近看的電視劇。


  她蹲下來把喻文州的包包擺好,發現桌子下方掉了一隻學生鞋。


  「啊。」似乎理出一點頭緒的蘇沐橙不自覺發出了聲音,換來黃少天一串沒什麼意義的關心文字泡。


  正打算起身,蘇沐橙眼角餘光瞄見包裡的紙盒,貌似剛拆封,有點眼熟。她站了起來,目光在辦公室內環視了一圈,停在門扉緊閉的檔案室上。


  最後一塊拼圖似乎拼上了。


  「走吧。」


  蘇沐橙牽住無聊得坐不住、正想湊過來瞧瞧的黃少天,「順道把門鎖上吧。」


  黃少天不明所以但還是把門鎖上了。


  蘇沐橙則想著什麼時候讓喻文州請自己一頓好吃的。




✄ 關於水瓶座




  那是周喻兩人在一起沒多久時的事。


  蘇沐橙約了喻文州吃飯,最後變成兩對情侶約會。喻文州在等周澤楷訓練完,坐在場邊處理學生會的雜事,蘇沐橙在一旁玩手機逛網拍,黃少天擠在兩個人中間,方便一邊幫喻文州出主意,一邊對著蘇沐橙手機上的模特品頭論足。


  蘇沐橙忍不住想八卦,就和喻文州聊起周澤楷告白時的情況,這兩人從高中糾纏到現在才在一起,蘇沐橙覺得喻文州也真是憋夠久。


  黃少天完全不意外首先強吻人家的是喻文州,作為青梅竹馬表示哥什麼都知道,不怕。


  然後說起了周澤楷一下被捂住嘴的時候,蘇沐橙滑著手機頭也沒抬,「是害羞吧。」


  黃少天晴天霹靂,強吻別人的那個是在害羞的意思嗎?


  他看看這邊無動於衷的蘇沐橙,又看看那邊無動於衷的喻文州。


  「果然是害羞啊。」據說是在害羞的本人笑笑地這樣回應。


  這害羞的表現黃少天覺得他不明白啊。


  周澤楷訓練完了,渾身濕淋淋地走過來跟喻文州拿毛巾,一臉疑惑地表情像在好奇剛剛的話題。


  黃少天突然覺得壓力山大。


  「在說小周很帥呢。」


  喻文州幫他擦乾臉上的水漬,露出周澤楷有些薄紅的俊臉,也不知道是訓練喘的還是被喻文州說的。


  黃少天瞄著喻文州無懈可擊的笑容,湊到一邊跟蘇沐橙咬耳朵,「這也是害羞?」


  「是害羞。」蘇沐橙不想理他。


  黃少天覺得細思極恐,不太想搞懂身邊的兩隻瓶子。




✄ 杜明的(隊長的)迷妹觀察日記




  隊長相當受女孩子歡迎。


  這是個無庸置疑的肯定句。


  因此在游泳隊訓練時,外圍常有女孩子也是能夠理解的事情,基本上只要不影響訓練都是被允許的。


  隊長還是單身時,女孩子數量是比較多的,而在隊長和那位總是笑笑的學生會長在一起後,數量雖然減少了,但還是有女孩子會來,大多是一臉想吃吃不到、很心碎的表情。


  不過只是看看也好,看看校草不犯法嘛,杜明想著,就像自己的心已經屬於唐柔女神,也會覺得蘇沐橙很漂亮,沒問題。


  那天的訓練杜明因為課堂晚結束而耽擱了,他急匆匆換好衣服要加入訓練時,習慣性地瞄一眼場邊……沒人。


  杜明傻楞楞地站著,環顧一圈外圍,半隻小貓都沒有,平時就算作為正牌女友的喻文州在現場,多少也還是有幾個人,他頭一次見到一個人都沒有的情形。


  杜明還在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時,他面前的水道濺出了一些水花,周澤楷游了趟折返回來,那起身的姿勢很像電視劇男主角,健康的膚色在陽光下好像閃著金光,濕淋淋的美男出浴圖,晶亮的水珠滑過那個胸肌、那個腹肌、那個二頭肌、那個背……不對、背上好像有什麼東西。


  周澤楷正背對著他抹掉臉上的水珠,他一下就看清楚了,那是幾道粉紅的抓痕,相當顯眼,原因也非常明顯,想必都是大學生了的成年人們都會知道的。


  果然理智上知道男神是別人的,和親眼見到男神是別人的的證據,兩種的衝擊性是不一樣的啊。


  「隊長。」


  被叫住的男人轉過身來,杜明這才發現,近看脖子和肩頸的部位也都有一些不太明顯的咬痕和吻痕。


  杜明感到被花式閃光虐掉一層皮。


  「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隊長果然帥呆了。」


  杜明戴好泳鏡跳入水中,留下岸邊滿頭問號的周澤楷。


  杜明想著迷妹果然還是不好當呢。








Fin.




一點、包含個人惡趣味的、無關緊要的番外 ヾ(*´∀`*)ノ゙


我最喜歡水瓶座了 ヽ(`Д´)ノ


嗚嗚來個人跟我說湯不熱到底是不是被全鎖嘛我這麼友善qqq




有好多東西想寫但還沒想好下一次要消什麼梗


總之大概也是很久以後的事了,懶癌是不可以被質疑的


我們下次見 ||∀ˋ*)ノシ

【ABO/生子雷/小论文?】为什么同样怀了周泽楷的孩子

每天都想删除账号:

《最佳情敌》的喻文州选择对周泽楷隐瞒,也完全不想让叶修知道,而《至死之疾》的喻文州主动联系周泽楷告知他这件事?




※ 这篇文字是典型的“把作者脑子里的思路而非小说本体拿出来讲”。


※ 对于还记得这两个故事的人来说,它剧透了。它分析梳理了两个文本中还没有出现但是必然会写到的情节,不想被剧透细节的同学不要点开看。


※ 没看过《最佳情敌》的同学可以看这里(http://www.jianshu.com/notebooks/3363287/latest )之前在LFT发的时候,屏蔽词太多了看着不舒服




------------------------------------------------------




这两个情节还没写到,差不多就是上面概括的那样。作者在博客里分析连载进度中还没出现的情节,这个做法好像挺“奇观”的。主要是我今早忽然想到这个问题,不说不痛快。




《最佳情敌》的周喻本来不是一种原生的人物关系,他们都箭头叶修,所以他们是俗话说的情敌关系,这是一种派生、衍生的人物关系。尽管周泽楷和喻文州就读于同一所高校,但是他们不在同一个院系。无论在文本内部还是文本外部,角色的自我认知还是作者的外部设定,喻文州和周泽楷的第一关系都是“他也喜欢叶修”这个派生关系。


我想了一下,这个故事好像就是在说周泽楷和喻文州如何从“都箭头叶修的情敌”这个派生关系,转变为互相信任、互相恋慕的原生关系。情敌变情人是一个高度浓缩概括的故事原型(该说mode还是type?kink?)情节层面上的看点、读者对于可能发生的戏剧冲突的期待的要点在于,原本对立(然而并非原则性)、站在“两边”的两个人如何成为“一边”的。


它在人物关系层面上的看点没那么明显,也不太容易写得好看,或者说大家(站在创作者这边的人,和站在阅读者这边的人)都不会强烈地意识到这个point。我写《最佳情敌》并不是因为这些复杂的一二三,只是想看周泽楷和喻文州情敌变情人。当我注意到两个故事中的喻文州的行为方式大相径庭,追溯他们为什么如此不同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原来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一个点(~♪


情敌变情人在人物关系性(relationship)上的看点在于它引发了一段质变,角色A和角色B之间的第一关系从一种派生关系转变为原生关系。我是不是应该解释下这里说的“第一关系”?对于A和B来说,对方首先是他的什么人,其次是他的什么人。读者阅读文本时对A和B的关系认知,A和B首先是什么关系,其次是什么关系。首要的那个关系性,就是这篇博文的语境中所说的,角色A和B之间的第一关系。


喻文州和周泽楷的第一关系从派生关系转变为原生关系,这件事有意思吗?有戏剧性吗?我的结论是有。如果我认为没有,我不需要写这样一篇废话来点明,我到今天才发现原来他们的关系发生质变是这样的。毕竟人物关系性层面的趣味不是大家看同人时的主要追求,也不能比较容易地理解掌握。它可以被感知到,但是不明显;也不能写得太刻意,用力过度就不好看,会显得人物矫情。


《最佳情敌》的喻文州把他和周泽楷的第一关系定性为派生关系,他和周泽楷是对等的(我不敢用“平等”这个词),尤其是在叶修面前。他之所以怀上周泽楷的孩子,是由于那三天的亲密相处。这段“同居”关系是喻文州本人同意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以这个故事的设定来说,这里不仅是喻文州同意的,他对可能导致的后果也是有预期的。喻文州并非心存侥幸,想着同住三天不至于怀上周泽楷的孩子,而是觉得无所谓。这种心态,一旦挑明是非常可怕的。从叶修的角度来看,喻文州这种想法,包括他之后的态度和行为,几乎等同于在说他爱上了周泽楷,然而喻文州本人的感觉却完全不是这样。


发现自己有了孩子之后,他既没有告诉周泽楷也没有告诉叶修。喻文州和周泽楷原本的第一关系,是基于他们和叶修各自的第一关系派生出来的,喻文州既不向另一个当事人反馈,也没有向这个三角关系中的基点·叶修透露这件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所以说有病的永远是作者)因为喻文州认为这完全是他自己的事。


和周泽楷那样共处了三天,是他自己的事。喻文州并非毫无预见、毫无准备,而是清醒到可怕的地步,同时又很糊涂。他始终没有把自己放到受害者的位置上,而是站在和周泽楷对等的立场来处理这个后果。可以说喻文州太执着于维持和周泽楷对等的、两个人公平竞争追求叶修的关系性(relationship),才使得他看不清自己的内心到底想要什么。


这里面还有一个可怕的细节。喻文州没有想过如果叶修知道这件事,他要撒一个怎样的谎,编造一个怎样的故事来解释这个孩子的来历——在叶修知道喻文州喜欢叶修的前提下。即使故事里的叶、喻、周三个人都清楚彼此的感情指向,喻文州对叶修的态度还是过于坦诚了(是作者的锅)。他只想隐瞒,没想过撒谎。万一叶修知道他怀孕了,喻文州会照实说那是周泽楷的孩子,而不会虚构一个强硬的、不负责任的甚至可能是陌生的Alpha。这个细节真是不能多想……


不过更进一步地想,喻文州选择维持和周泽楷的关系,而不是用那个冲击性的客观事实来改变他和周泽楷同时箭头叶修这个局面下自己的态势和位置,不知道该说他是过于想和周泽楷对等平等了,还是对周泽楷过于君子风度,以至于普通情况下完全可以拿来改变恋爱进程的事件(筹码)他却不用。


喻文州没法向叶修解释,为什么自己喜欢了他这么多年却和别人睡并且怀了孩子,他这个人在叶修的评价系统中的正当性正面性受到了损害。即使喻文州不提周泽楷那一出,只是怀孕这件事本身就会使他和叶修本来的关系难以维持下去。另一方面,喻文州认为把周泽楷搞了他这件事告诉叶修有种小孩子告状的意味,对于他和周泽楷同时竞争叶修这个局面,相当于“作弊”。喻文州既不想“告状”,也不想“作弊”。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如果按照喻文州主动向叶修透露这件事这个方向走下去,会是怎样一个狗血酸爽的故事。毕竟那样的喻文州,那样工于心计的喻文州,也是很多人乐于看见的……


《最佳情敌》中的喻文州有预见有准备地做了某件事,然后他将结果归为自己的私事,自己做了自己承担,和周泽楷没有关系。他不想用这件事来打破和周泽楷之间的平衡,去改变他们三个人的关系,所以他对周泽楷作出完全防御、保密的态势,半个字都没提起过孩子。然而这个做法对事后知情的叶修来说是非常非常不合情不合理的。


相比之下,《至死之疾》里的喻文州和周泽楷的关系单纯得多。至少在故事前四分之一还是比较单纯的……


陪更的姑娘曾经说,喻文州在那种情况下(第一章的情节)依然重视周泽楷的名誉。我觉得有必要重申一下,这个故事很雷,其中包含一些有害的、三观不正的、政治不正确的内容。周泽楷是在对他做不对的事,但是这个“不对”仅在他这一边。继上面那个故事中的、喻文州对周泽楷过于君子,这个故事里的喻文州对周泽楷又显得过于体贴(然而后面还有更加可怕的展开)。前一个故事是完全不考虑他的感受——我是指孩子的事,这一个故事是过多地考虑他的立场和名誉,果然有病的是作者不是人物。


这边的喻文州会把有了孩子的事告诉周泽楷,从他的角度来说这又是一个不需要思考就可以作出的决定(那一个喻文州也是不经过思考就决定)这只是因为孩子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最最普通的人情事理。对喻文州来说,周泽楷并不是有义务或者有责任去做什么,而是有权利知道这件事,之后的事之后再议。


巧合的是,这一个喻文州同样不想改变自己和周泽楷的关系:他们只是朋友,做了一件错误的事,现在需要妥善处理。即使他对周泽楷有好感,喻文州也不想用孩子作为筹码去改变什么,因为周泽楷已经结婚了。或者说,即使周泽楷已经结婚了。


这个相似的情节,两篇小说里的喻文州,假如他们各自做出和现在不同的言行,大概就会变成别的、喜欢看的人更多的故事吧。如果《最佳情敌》的喻文州用这件事要挟周泽楷退出,如果他告诉叶修这件事;如果《至死之疾》的喻文州利用周泽楷的那一次错误,以此改变他和周泽楷的关系……如果他这么做了,这也就不是我笔下的喻文州了。